Revers But not Return
  闲聊   0次评论  554次阅读  1145字数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Revers But not Return

  闲聊  0次评论  554次阅读  1145字数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Revers But not Return

关于AC/DC

回到家的时候,耳机里正是这几位老哥俩的嘶吼:《Hells Bells》(地狱钟声)

凌晨五点半。

打开电脑开始码字,等会敲敲代码。

话说很久之前,还觉得他们只不过是夜店里出名的披头士歌手,或者是为了博得目光的小混球。但是后来实在是喜爱他们的歌儿,认真查了他们的资料,才知道这老几位在Rock界的地位,和MJ或者The Beatles差不离?my lord !!!

关于4am

话说这几天都是凌晨四点起床,不为别的,就想致敬科比,足足一个月了,期间虽然各种事来打搅(很正常,基本晚上9点就会去睡觉)今天起了个大早出去骑车,为了补一下昨天下雨耽误的体育锻炼。

特地重建了个博客,想做打卡用,后来觉得很鸡肋,维护日渐不频繁。

出门骑车遛弯,骑行20km,不到一小时。

南京的凌晨静悄悄的,完全没有夜生活的城市。偶尔两个小混混从酒吧或者网吧里东倒西歪地出来,还有一些小兔崽子们带着女朋友到处乱晃也不舍得花两个子去敞亮的hotel休息一下。

疫情期间早点铺也鲜有老板冒着风险出来干活了,往日里四点正是他们的黄金时间。

将军大道和胜太路交叉口

关于这篇文章的主旨

其实我是一如既往的不会说话。

但是昨晚我想起来高三的时候,我妈给我的一种中药🌿(姑且先这么叫它)。这种药不同于以往的中药,它是我妈妈,有时候我也会参与,亲手制作出来的。传统中药是深棕色🏿,但是我妈妈这服药是黄色的🟨,emmm我不想用那个形容词,但是确实很像。

因为那时候我会失眠,彻夜失眠。现在想来很正常啊,一个半大小子,精力正是无处释放的时候。我妈妈很着急,很是担心我耽误考试。这个神奇的东西是她去北京协和医院找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大夫想的法子。

里面有什么我忘记了,大概有花生,核桃,大枣,巴拉巴拉一大堆,最最重要的是,有一味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要说来就是锯末,没错,我没有打错别字,就是锯末!(事实是类似甘草似的东西,总之那玩意肯定是不能直接吃的)

每天早晨我都要吃那玩意,简直是刀割嗓子一般。

不仅口感像锯末,味道出奇难闻,和我关系很好的山西大汉同桌(现就读于西安交大),我想至今都记得那个味道,所以我每次都在他去吃早餐的时候自己小心翼翼一口口把那玩意冲着热水咽下去。(心中一万个🤮...)

后来这个所谓的中药emmm,管用不管用,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不管用。

总而言之

虽然很多事情上,很多人的建议都是毫无参考价值,甚至是会极大程度的误导。就比如这个令人摸不到头脑的“中药”,每天把它喝下去的动力完全就是觉得我妈妈弄这玩意真是费精神费体力(磨锯末您说能不费事嘛...)

但是最近我发现,人生好像并不是拧着脖子干就是100%对的,有时候你得听别人意见。

比如我学会放下脸皮,向我的学生请教我做错的题目;比如我学会更多的去看教程,而不是愣头青上来按自己思路搞个昏天黑地;比如我会在保持体型的时候,终于觉得饮食是重要的一环;比如我终于觉得很多人比自己优秀,即使那些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人,我也会认真去看他分享的一些经验贴。不再把很多人的建议直接丢进垃圾邮件。

看起来像是天经地义的一些事情,在我这里好像花了很久的时间我才回过神。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不是妥协,是转变而不是转弯

往事

想起来很久之前的苏维埃莫斯科保卫战,挺住吧,哥们。

日出

4.24打算去紫金山看个日出。

Post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