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protect u 3 thousand times

  闲聊  0次评论  450次阅读  2069字数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做一个凡人 做一个英雄

很长一段时间内,如果有人问我的理想,我肯定会老实回答:“我想做一个优秀的科研人员”,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内心难忘💵的吸引。

在这次旷日持久的疫情袭来之后,蹲在家里不得回归学校的日子里,不由得对病毒心生恨意,加上一些事情实在难以令人畅快。包括某些前线的饭桶,包括后方的某些网络喷子。不由得对自己的未来做了更新的想法。

我想说的是管轶教授

1月23日,管轶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说:

「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当时就引起了很大争议,在他说后,网络上蜂拥而来的就是没谩骂,还有振振有词的“他的实验室都被封了的一个逃兵”

甚至上升到了人身攻击。

这些细节在此就不一一列举,推荐给大家一篇文章,详细记录管轶老师在这件事前前后后的的所有心血。

事到如今,确实可以理解当年鲁迅先生为何弃医从文。

医学地位

管轶老师是终南山院士的学生,虽然两人并未有过直接的师承关系,但是管老师认为老师二字相较于院士更有温度,故称终南山院士为老师。

按国际权威机构Thomson的排名,在禽流感研究领域,管轶排名世界第五;在H1N1的流感研究领域,全世界排名第四;

而在微生物领域,他在全世界排名第11位,并连续五年被Thomson评为「高被引科学家」,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

他也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18名「全球卫生英雄」之一。

时间荣誉表彰
2005年《时代》杂志“全球卫生英雄”
2006年《时代》杂志“亚洲英雄”
2009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特别贡献奖
2010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杰出研究奖
2013年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2014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优异研究奖
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
时间项目名称奖励名称
2004年SARS攻关项目广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4年广东省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防治研究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5年广东省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防治研究广东省科学技术奖励特等奖
2005年东亚H5、H9禽流感病毒起源及演化研究汕头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2009年禽类甲型流感病毒的发生、演变及传播规律研究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2009年丽珠牌抗病毒颗粒抗禽流感和新型甲型流感的实验研究珠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2009年治疗禽流感的中药组合物、制备方法及其用途珠海市专利金奖
2011年治疗禽流感的中药组合物、制备方法及其用途广东专利金奖
2015年人感染新型H7N9禽流感病毒的发现及其病原学研究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
2015年人感染新型H7N9禽流感病毒的发现及其病原学研究中华预防医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2017年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为代表的新发传染病防治体系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当然,罗列这些不是大家想看的,也不是我想说的。

我只想说切身的

我们一般认为,钟南山是抗击非典的主要功臣,但还有另一个不能忽视的功臣,那就是管轶。

2003年,管轶团队最早分离出SARS病毒,率先证明果子狸是SARS的直接来源。之后,他和钟南山一起上报国务院,广东下令清除市场上所有果子狸,才有效遏止了疫情扩散。2003年5月9日,钟南山、管轶、闻玉梅、郑伯健,在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进行「灭活SARS病毒免疫预防滴鼻剂」的攻关研究。

20天后,滴鼻剂成功研制出来,供最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有效阻断了病毒入侵人体。

到了2003年夏天,SARS成功退去,全国一片欢呼,大家都在庆祝国庆到来。

可事情还没有完

同年9月,管轶还继续监控着后续疫情,他发现短暂禁售后,果子狸又出现在广东的野生市场上。10月22日,他去取标本检测,买了9个野生动物,其中有7个都是阳性。从11月开始,每周他会派人去深圳取一次标本,有时候是他的太太也去取。标本取回来后,就进实验室检测。到12月份,病毒检测的阳性率已经非常高了。

2004年1月3日凌晨1点半,时任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智琼打电话给他:「教授,你明天能不能来一趟广州开会,中央已经把你的调查结果传给了广东,我们都看了。」管轶立即带团队去广州,钟南山,广东省科技厅和CDC的人都在。

那时2003年12月24日,就出现了一例新发病人,但广东省CDC还没从标本中分离出病毒。

于是管轶提议,将病毒基因序列送到香港检测。

一个小时后,病毒的基因序列结果出来了:这个新发病人的病毒,和管轶在2003年10月之后取样的动物病毒标本完全吻合。

事后,管轶在回忆录里所言:

这证明清剿再次起了关键作用,广东的野生动物市场,确实是SARS病毒的温床。

管轶作为吹哨人,让国内成功避免了2004年SARS的再次爆发,功不可没。而这段秘辛,一直以来,都很少人知道。

善于总结反思,是管轶一直以来的学术精神。


对于H5N1禽流感,管轶一直都保持警惕

在以往,我们也经常听到「H5N1禽流感病毒」这个词。实际上,它是一种RNA病毒,很容易感染人,且致死率高,可以达到50%以上,比非典严重多了。

所以管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

我们国家受到H5N1影响的灾害是最重的,这个病毒最早发现就在广东佛山,它传播了十几年,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

研究者们真正着急的事情,不是与反对者进行针锋相对的争论,而是与病毒斗争的争分夺秒。

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准备,而不是放松警惕。

在生死面前,我们再怎么小题大做,再怎么夸张预测,都不为过。

这不就是钢铁侠的现实版吗?

医术不能医心

前两天我和家教孩子的妈妈聊过,我说我想再考一个医学硕士,不说能日进斗金,能在这时候帮到那些生命,我的日子也算值了,她说那你要从本科学起了,不然医院不敢收的。

有时候理想终究是理想,就在那里摆着,你无法一下实现的。

但是你依旧可以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不那么计较个人得失,不那么计较朝九晚五。

不能像白衣天使那样,战斗在一线,那我们就把手头的事情做好,计较一下自己的工作学习,计较一下敲的每一行代码,计较一下每一道做不出来的积分,每一篇把你脑袋弄大的论文。

谨此,小鸡汤文,也是自己的些微想法💡

注:本文部分引自《为管轶教授正名》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

Post new comment